加深禁忌的性戏

 
 
第二天,雅夫上学,但信也请假。
 
雅夫的脸上还有紫色的痕迹,但没有一个教师问他。
 
下学后雅夫没有去参加空手道的社团活动,到昨天的咖啡店时.脚踏车还在那里。可是不见信也的脚踏车,大概是他来牵走。
 
偷偷向店里看,昨晚的那个少年队的刑警坐在柜台边 雅夫立刻跳上脚踏车就拚命逃走。
 
回家时,妈妈没有在客厅里,坐在里面插花教室的房间里,垂下肩头发呆。
 
插花的课刚结束,青春期的少女或年轻的少妇们有二十几个人在这里留下热闹的气氛,指导年轻女性插花的沙织也只有三十六岁,而且年轻美丽,不过丈夫已经去世,她是不幸的寡妇。
 
   “妈妈,累了吗?”
 
儿子回家后坐在面前看她的脸。
 
   “雅夫,妈妈漂亮吗?”
 
沙织看着别的方向喃喃说,因为眼睛里含着泪珠,不想让儿子看到。
 
#p#分页#e#   “漂亮啊!”
 
雅夫确实觉得妈妈像中世纪的公主一样,幽雅而美丽。
 
   “和美佐子比较,我的屁股怎么样?比方说夹紧的程度。你诚实的说吧,妈妈不会嫉妒也不会生气......你说吧。”
 
   “当然是妈妈的好。”
 
   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,看到昨晚的情形就知道你对美佐子有什么样的感情。”
 
   “我喜欢那个人,昨天被巡逻车送到警察局时,说实话我很高兴。因为她接到警察的通知一定会来。我知道今晚一定能见到她。”
 
   “你在巡逻车里想这种事情啊!”
 
   “可是,信也是喜欢妈妈的。因为我和她可以做任何事,信也和妈妈也可以做任何行为,不是吗?”
 
   “这种事......”
 
沙织在嘴里嘀嘀咕咕的说,“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。”
 
站起来时,
#p#分页#e#可能是视野的空间扩大,心情有了变化。
 
   “雅夫,你帮我清理这里,妈妈去做饭。”
 
雅夫立刻开始整理,这孩子喜欢干净,喜欢打扫自己的房间,冬天会扫门前的落叶,夏天会主动的 水。
 
纱织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和服换上家常服,长袖的白衬衫,灰色的短裤,厨房是面对庭院,里面很亮。
 
雅夫哼着摇滚乐来到妈妈的身边,纱织换和服变成休闲服后,母亲的身体显的很年轻,丰满的屁股不但性感,而且还有挑拨性,就在这淫荡的双丘裂缝里,隐藏着能夹紧肉棒的美妙肛门。
 
   “昨晚和信也干的很舒服吧,还让他用皮鞭打。”
 
雅夫一面说一面打屁股。
 
   “啊......不要这样。”
 
沙织扭动屁股的样子更有挑逗性。
 
   “我给你做牛排,要乖乖的等......不要......妈妈不要在这种地方脱光衣服……雅夫......不要!”
 
沙织来不及抵抗,短裤
#p#分页#e#
 
 
第二天,雅夫上学,但信也请假。
 
雅夫的脸上还有紫色的痕迹,但没有一个教师问他。
 
下学后雅夫没有去参加空手道的社团活动,到昨天的咖啡店时.脚踏车还在那里。可是不见信也的脚踏车,大概是他来牵走。
 
偷偷向店里看,昨晚的那个少年队的刑警坐在柜台边 雅夫立刻跳上脚踏车就拚命逃走。
 
回家时,妈妈没有在客厅里,坐在里面插花教室的房间里,垂下肩头发呆。
 
插花的课刚结束,青春期的少女或年轻的少妇们有二十几个人在这里留下热闹的气氛,指导年轻女性插花的沙织也只有三十六岁,而且年轻美丽,不过丈夫已经去世,她是不幸的寡妇。
 
   “妈妈,累了吗?”
 
儿子回家后坐在面前看她的脸。
 
   “雅夫,妈妈漂亮吗?”
 
沙织看着别的方向喃喃说,因为眼睛里含着泪珠,不想让儿子看到。
 
#p#分页#e#就被脱下去,只剩下有蕾丝边的三角裤围绕丰满的屁股。
 
三角裤也被脱下去,露出性感的屁股。
 
   “太过份了,在这种地方......饶了我吧!”
 
   “转到这边来!”
 
雅夫兴奋的说着用手拍打屁股。
 
   “我只是看,什么也不做。”
 
   “不是经常从后面看吗?”
 
   “我想看妈妈的阴毛密林。”
 
   “密林?这孩子说的是妈妈最在意的话。”
 
沙织确实很在意自己太多的阴毛,所以红着脸瞪一下儿子,可是对这样看阴毛也许能感到被虐待的喜悦......。
 
   “看......看吧!”
#p#分页#e#
 
沙织一面说一面转动身体,完全暴露出有茂密阴毛的下腹部。从后面交媾的姿势,是能看清楚肉缝的情形,可是这样面对面的站立时,外阴唇也完全被阴毛覆盖,完全看不出那里是什么情形。
 
对雅夫来说,是绝对不可以侵犯的禁忌的圣域,现在完全被一片黑色密林覆盖。可是没有脂肪的雪白肚子,丰满的大腿能看到蓝色的静脉,显得清纯而美丽
 
   “要我做什么呢?”
 
沙织看到儿子火热的眼光微笑。
 
手指好像说要这样的活动,把黑色密林分开,露出鲜红色的肉缝,沙织用手指还把复杂的肉缝拉开........这时候从里面流出粘粘的蜜汁。
 
蜜汁流到雪白的大腿上,雅夫的眼睛盯在那理看。
 
纱织也低下头,看那用自己的手拉开的花瓣流出花蜜的样子,同时她的膝盖微微颤抖。
 
   “不行了,已经到了限度。”
 
沙织在心里这样嘀咕,但也发觉变成脆弱的自己,立刻紧张起来。
 
   “答应给你。”
#p#分页#e#
 
好像这句话要冲口而出,沙织感到有魔鬼的诱惑,闭上眼睛向神祈祷。
 
   “给你看过了,可以了吧,还是让我用肛门给你弄吧。”
 
沙织说着弯下腰,在这段时间里,沙织一次也没有看雅夫的表情。
 
沙织脱下身上所有的东西,就这样在厨房里全裸后,用湿润的眼光看雅夫,眼睛里有恐惧的神采。儿子的脸红红的冒出汗水,那不是寻常的样子。而且沙织也感觉出自已的表情不寻常。
 
在地板上 着地毯,赤裸的沙织在那里趴下,这是平常用的肛门性交姿势,就在这时候沙织想起昨夜和信也的性交,腔里立刻感到一阵搔痒,溢出淫水。
 
   “妈妈,不行吗?”
 
雅夫抱住屁股,儿子也是赤裸的,火热的肉棒压在沙织的屁股上。
 
   “妈妈......让我做真正的性交......妈妈......”
 
儿子哭了,肉棒在屁股上一面顶一面哭。
 
沙织心里的防线在这刹那
#p#分页#e#瓦解。
 
   “我答应。”
 
纱织说,然后也发出呜咽的声音。雅夫粗暴的用肉棒勐烈的插入母亲的阴门中。
 
   “啊......雅夫......”
 
沙织的子宫受到冲击,好像被挖掉的感觉。
 
   “痛啊......不要太粗暴。”
 
沙织觉得儿子的肉棒会把她的肚子刺破。
 
   “为什么这样租暴......”
 
   “你给了信也......”
 
儿子这样说,那是嫉妒的话。
 
   “啊......雅夫......”
#p#分页#e#
 
雅夫抱紧沙织的身体勐烈抽插。
 
   “除了信也........”
 
雅夫一面说出嫉妒的话,在妈妈湿淋淋的肉洞里上下左右勐攻。
 
   “妈妈,怎么样?”
 
在疯狂般的行为中带着巧妙的技巧,也有信心。
 
   “这样好不好?这样好不好?”
 
   “啊......受不了......唔......”
 
沙织的雪白的屁股开始向前后摇动,经过雅夫疯狂的抽插,沙织也疯狂般的配合对方的节奏。
 
   “妈妈要 了......唔......要 了......”
 
抽插时粘膜发出声音,也挤出
#p#分页#e#不少欢喜的淫液。
 
沙织从浴室出来穿上睡衣,在厨房做宵夜,墙上的挂钟指着九点钟,这个时间离宵夜还早。
 
   “是妈妈输了......是妈妈忍不住答应你了。”
 
把较早的宵夜送到儿子的房里,坐在书桌的旁边,雅夫吃三明治,喝红茶。
 
沙织看着儿子的侧脸。
 
   “可是........”
 
然后就没有说下去。
 
   “妈妈,可是什么呢?”
 
   “可是,你是成熟的孩子,不管在后面或前面插入,都会前后左右的,有时候是旋转,想用各种变化使妈妈疯狂。”
 
沙织在雅夫的腿上拧一下,轻经的,但第二次是重重的......。
 
   “痛啊!”
#p#分页#e#
 
雅夫叫痛,然后像撤娇似的把脸靠在沙织的怀理。然后他的手迅速活动,沙织的睡衣领被打开露出乳房,雅夫在那里开始吸允。
 
   “什么都可以......雅夫......来吧......”
 
纱织闭上眼睛喃喃说。
 
乳头被儿子吸吭后开始充血勃起,在乳头产生的快感,像电流一样传到子宫,腔孔里感到一阵火热,流出淫液。
 
雅夫用手指在充份吸允过的乳头上揉搓。
 
纱织的身体微微出汗,能清楚的听到她的喘气声,睡衣的前面完全分开露出雪白的丰满大腿,还有黑色的茂密丛林,原来她没有穿内裤。
 
   “皮鞭......用皮鞭......”
 
在纱织兴奋的声音也带着羞涩。
 
   “我的屁股想挨打,你肯打吧。”
 
纱织从睡衣的口袋里
#p#分页#e#拿出皮鞭,也是用旧的牛皮腰带,是去世的丈夫用过的,现在变成变态的性感道具。
 
   “用皮鞭折磨我吧。”
 
把皮鞭放在雅夫的手上,纱织的脸红红的撩起睡衣,趴下去挺高屁股。
 
   “打吧......快打吧......”
 
扭动屁股催促时,雅夫站起来,挥动皮鞭。皮鞭打在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 
   “啊......好......打吧......还要......”
 
   “原来妈妈是被虐待狂。”
 
   “不要说话,打吧。”
 
   “昨晚也给信也打过了吧。”
 
叭!叭!叭!
 
   “啊......雅夫......够了......不要了
#p#分页#e#。”
 
   “我要打!还要打!.”
 
雅夫开始拚命的乱打。
 
   “啊......唔......痛啊......”
 
在灯光下发出洁白光泽的屁股上,出现无数鲜红的痕迹,惨叫和哼声,在痛苦中扭动的屁股。对这个妖艳的屁股,信也一定打的很痛快,感到妖美的快感。
 
想到直里时雅夫的心里又出现强烈的嫉妒感。奇怪,今天我为什么对他那样嫉妒。可是,心里有说不出的火焰,便他在甜美和嫉妒中产生冲动。
 
雅夫丢下皮鞭,自己也脱光衣服。
 
纱织的屁股红肿,好像充满热气,雅夫抱住屁股,感到火热。就这样从后面插入肉洞里,纱织没有拒绝。
 
   “雅夫,已经丢弃妈妈的屁股了。”
 
纱织从喉咙发出嘻笑声。
 
   “可是妈妈的前面真大。”
#p#分页#e#
 
在稍许宽大的,湿淋淋的肉洞里深深插入肉棒。肉棒在洞里的上下磨擦,在左右冲刺,龟头在里面旋转。
 
   “唔......受不了......”
 
纱织在雅夫有技巧的冲刺中,感受到强烈的快感,流出大量淫液。
 
   “饶了我吧.......我已经不行了......我要死了。”
 
纱织达到高潮。原来双手还支撑上身,现在已经仆倒地上。可是屁股还被儿子拉起,继续抽插。
 
   “啊......雅夫......还没有吗?......快射出来吧!......”
 
   “不......还没有......妈妈......”
 
雅夫一面说一面用皮鞭打纱织的屁股。
 
纱织哭泣,但皮鞭继续打在丰满的屁股上。
 
经过鞭打,纱织又开始努力的扭动屁
#p#分页#e#股。
 
   “雅夫快点射出来吧......不要折磨妈妈了......你的技巧已经使妈妈累坏了。”激烈的抽插,同时用皮鞭打在屁股上。
 
   “饶了我吧......不用打了......”
 
纱织痛苦的哀求。
 
雅夫的身体突然离开,用手掌在纱织布满红色条纹的屁股上拍打,要求改变姿势。
 
   “要我怎么样?”
 
纱织横倒下去。从张开的四肢散发出浓厚的淫液气味。
 
雅夫把纱织的雪白双腿扛在肩上,把肉棒剌入到根部。这一次他也准备射精,所以不顾一切的抽插。纱织已经发不出声音,雪白的双脚在雅夫的背上摇摆。
 
   “ 了........ 了......... 了。”
 
从纱织的嘴理冒出淫荡的呼声,摇摆的双脚勐然夹住儿子的脖子。
 
   “射吧!一起和我射吧!”
#p#分页#e#
 
纱织拚命的喊叫,同时用力夹紧肉棒。
 
   “雅夫,和我一起去地狱吧!”
 
   “妈妈......太好了!”
 
雅夫的身体发生痉挛,大量的精液喷射在母亲的肉体深处。

推荐小说